Likan Zhan

领域特异性新解:以社会神经科学为例

侃侃迩行 · 2017-07-16

大脑有不同的结构 (architecture),而不是同质的 (equipotential)

领域特异性 (domain specificity)

认知领域 (cognitive domain): 从一般意义上来讲,一项认知功能的领域,指的是这项认知功能能够应用信息输入和输出。

什么事领域特异性

领域特殊性最初来源于 Jerry Fodor, 他提出了认知结构 (cognitive architecture) 中信息加工模块 (information processing modules) 的观点。

在 Fodor 的观念中,这些模块可以被看作一些封闭的 “盒子”,这个盒子把指向某一个认知系统的信息封装在了一起。

信息加工模块除了具有领域特殊性特点外,还有一些其他的特点, 先天性 (Innateness):它确定了什么信息是可以被习得的,并确保人类心灵工作方式的普遍性; 信息封装 (Informational Encapsulation):一个模块仅接收来自特定感觉通道的信息; 认知不可穿透性 (Cognitive Impenetrability):一个模块不能被自上而下的认知所影响。

根据 Fodor 的观点,领域特异性是由信息加工模块的认知不可穿透性和信息封装性的共同作用决定的 (图1a)。但是这两个标准的操作性决定是受信息加工结构的特定定义影响的,而这种特定定义是与我们对大脑的了解所不一致的。特别的,大脑的实际解剖结构并不像我们上述对领域特殊性的定义那样自由灵活。所以我们需要对领域特异性的定义进行修正,以理解一个更符合实际的加工结构如何产生加工模块。

我们还去要区分一个系统的信息输入和该系统不受信息输入限制的内部实际计算模式。这两个方面都会限制一个系统的输出。一个模块无论对其接收的信息有选择性还是其信息加工过程由特异性,都会导致该模块的信息输出具有特殊性。Fordor 认为领域特殊性输入信息的限制性。而当今观点认为模块的中央信息处理方式也可以表现为领域特殊性。

持续的挑战

对领域特异性的误解通常来源于对大脑-领域关系的二元性观点,如领域特殊性vs领域一般性,以及对领域的二元性观点,如社会性-非社会性,情绪-认知等。而相关的争论往往忽略了我们对认知功能和大脑结构功能的关系并不是特别清楚这一事实。

某一变量的领域特殊性需要满足如下特征:辐合的有效性 (convergent validity),一系列不同的测量在某一个变量上都显示出其加工过程的领域特殊性。

而任何基于某项单一的行为反应而产生的发现都是不足以支撑领域特异性这一观点的。

如某一类刺激在大脑的某一个区域引发更大的激活。因为另论上来讲,任何两类刺激都会在某种层次上产生不同的表征。

如 TOM

理论上来说,领域特殊性既可来源于输入的特殊性 (input specificity),即只接收某一类特定的刺激,又可来源于中央特殊性 (central specificity),即其内在计算只接收某一领域的信息。例如视觉系统的领域特殊性像前者,而语言的领域特殊性则更像后者。

需要强调的一点是,这两种领域特殊性都因该依赖于结构性的加工限制,而不是依赖于其他因素。这些因素能够产生错觉性的领域特殊性,但是通常可以通过一些控制实验消除掉,如个体的偏好和认知限制等。

另外需要注意的一点事,神经生物学数据显示,在时间进程上,中央特殊性是可以发展出来的。

社会神经科学个体研究

领域特异性新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