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an Zhan

对将来的预测损害对当前信息的情景记忆编码

战立侃 · 2020-11-05

Sherman & Turk-Browne (2020) 的实验分两个阶段:学习阶段,被试顺序看一系列图片并按键确认图片中是否包含有人造物品 (图 1A );侧颜阶段,研究者出乎被试意料地要求被试完成一个再认任务(图 1C-D ):图片是学过的还是新的?

实验的关键控制发生在学习阶段:学习阶段的测试图片并不是随即呈现的。学习阶段的 192 幅户外图可分为 12 类:海滩、桥梁、山谷、沙漠、田野、森林、湖泊、房子、沼泽、山峦、公园和瀑布等。每类图片出现 16 次,每类图片中有一半,即 8 幅中,包含人造物品。学习阶段,被试不知道的是,有一半测试图片是成对出现的,如海滩后面总会出现山谷。基于上述实验设计,学习阶段的测试图可以分为三类(图1B):A 类如海滩,即预测 B 类出现的刺激;B 类如山谷,即由 A 类刺激预测的刺激类别;X 类为不成对出现的刺激。

实验室(实验 1a 和 2 )和网络(实验 1b )研究发现,被试对 A 类刺激的识别率显著低于X 类刺激(图 1C );回忆 A 的学习时间时,错误率显著大于 X 类(图1D )。fMRI 研究(实验 3 )分析发现这种统计学系和情景记忆的干扰作用来自于海马体的激活(图2):海马体的激活越能预测接下来的刺激种类,当下刺激的编码效果就越差(图3)。

附图: 图1

图2

图3

参考文献

Sherman, B. E., & Turk-Browne, N. B. (2020). Statistical prediction of the future impairs episodic encoding of the present.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117(37), 22760–22770. doi: 10.1073/pnas.201329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