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an Zhan

社会认知新框架:关系化理论

战立侃 · 2020-11-18

人类社会性认知强调个体对他人心理理论的推测,即心理理论能力。但是个体在完成对他人心理状态的表征后,还会去评价对方心理状态与自己心理状态与的契合程度。这种感知到的契合程度将会影响个体的社会交流。Deschrijver & Palmer (2020) 区分和强调了个体对他人心理状态的表征和个体对两种表状态契合程度的监控。

在行为表征领域(action perception domain),上述两个过程是通过两种实验范式来实现的(图 1 左):(1)行为观察范式(Action representation)中,被试自己不执行行为,研究者比较了被试观察其他人行为与非人类物体的运动(如跳动的小球)或人类静态图片时(身体部位的固定图片或混乱图片)的差异。此实验范式,得出来的是被试对 “他人行为” 的表征;(2)行为矛盾范式(Action conflict task)中,被试自己执行的行为可能与被观察者一致(congruent condition)或不一致(incongruent condition)行为时的反应。此范式得出的个体反应时间或准确率的差异反应的是个体对自己和他人行为一致性的监控过程。

在当前理论框架下,导致被试无法完成经典的错误信念任务(false-belief task)的原因可能有两种:个体没法理解他人的心理状态,或者个体无法监控自己与他人心理状态的差异。与传统框架不同,当前框架(表 1)认为(1)社会认知领域的核心能力是社会性差异监控(Social conflict monitoring),而不是理解他人心理状态;(2)差异性监控是在对他人心理状态进行表征后产生的,而不是之前;(3)个体始终会对他人的心理状态进行表征,而不是只有当个体信念或视角与他人发生矛盾时才产生;(4)错误信念任务测量的是在对他人心理状态进行表征之后的矛盾监控过程,而非对他人心理状态进行表征本身;(5)控制条件的目的是把矛盾监控过程从其他过程中分离出来,而非把对他人的心理表征能力从其他非心理表征能力中分离出来;(6)错误信念任务重出现的异常可能是因为矛盾监控能力缺失导致的,而非对他人心理状态表征能力的缺失导致的。

在传统的框架下,所有因变量,如反应时间和口头表达,都是他人的心理表征状态的有效测量(表 2-3):当个体无法表征他人的心理状态时,他人心理状态将不会因变量产生影响。而在当前框架下,这些因变量的作用是不同的(表 3)。由于理论解释的不同,不同控制条件(表 4)的理论地位也是不同的:传统框架认为,物理矛盾条件(Physical conflict condition),如错误相片条件(false photograph condition),能够分离社会认知的核心能力,即个体对他人心理进行表征的能力;而在当前框架下,正确信念条件(True belief condition)则可被用来分离社会性认知的核心能力:矛盾监控能力。

基于此标准,被试对相关脑成像研究进行元分析,发现颞顶联合区(Temporo-Parietal Junction, TPJ)在矛盾监控方面起着核心作用。研究者还进一步分析了该框架在其他相关领域的应用(表 6),如感知矛盾、共情矛盾、观点采择、道德、谎言识别、讽刺、幽默等领域。

附表和附图

图 1

表 1

表 2

表 3

表 4

表 6

参考文献

Deschrijver, E., & Palmer, C. (2020). Reframing social cognition: Relational versus representational mentalizing. Psychol Bull, 146(11), 941–969. doi: 10.1037/bul000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