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an Zhan

多线程碎片化工作模式损害记忆效果

战立侃 · 2020-10-29

Madore et al. (2020) 考察了信息时代,多线程碎片化的学习方式如何损伤了个体的记忆效果。文章收集了被试的一系列个体日常生活特征,如媒体多工量表 (Media Multitasking Inventory,MMI): 被试自陈每周同时进行如下9种行为中的任意两种的频率:进行阅读、家庭作业、看视频、看电视/电影、听音乐/收音机/电子书等、玩游戏、浏览互联网、社交媒体聊天、打电话等。被试还完成了一个持续注意能力测验:给被试呈现一系列城市(90%)或山川(10%)图片共497副,被试的任务是看到城市时按键(go),而看到山川时不按键(hold)。反应指标 CER 指被试看到山川时错误按键的次数和山川出现总次数的比率。

研究主实验是一个记忆(encoding)和再认(retrieval)实验,具体过程如图S1a:记忆编码阶段,被试需要从概念(愉悦 vs 不愉悦)或知觉(大 VS 小?)维度对物体图片进行判断;再认阶段,过程与编码阶段类似,但是测试图片有学过的有没学过的。在实验的再认阶段,研究者还记录了被试的脑电和眼动反应(图1B)。从整体实验结果来看,实验任务出现前alpha波的波幅越大或瞳孔越小(注意力散失的两个指标),该试次的回忆成绩就越差;而注意力散失对记忆效果的影响可能是通过额中部活动来实现的(图1和S1a)。从实验结果的个体差异来看,任务出现前个体的平均 alpha 波波幅越大或瞳孔变异性越大,个体的持续注意能力 (CER) 也就越差,从而导致个体记忆能力变差 (图2)。从个体特征差异来看,多线程碎片化学习的程度越高 (MMI分数高),个体的持续注意能力 (CER) 越差,个体的记忆能力也就越差 (图3)。

附图:

图 S1

图 1

图 2

图 3

原始文献

Madore, K. P., Khazenzon, A. M., Backes, C. W., Jiang, J., Uncapher, M. R., Norcia, A. M., & Wagner, A. D. (2020). Memory failure predicted by attention lapsing and media multitasking. Nature. doi: 10.1038/s41586-020-2870-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