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an Zhan

行为主体的认知状态影响被试的因果归因, Cognition, 4.28

战立侃 · 2021-04-30

Kirfel & Lagnado (2021) 研究者设置了如下情景:情境中的两个行为主体是两个员工A和B,每一个员工配备有一个微波炉。周一到周四为公司正常状态,两个微波炉可以同时使用;星期五公司进入节能模式, 如果同时打开两个微波炉会引发全公司断电。实验的基本设置为, 员工A从周一到周四均会使用微波炉, 而员工B则仅会在周五使用微波炉。两个员工在周五同时使用微波炉的请款会导致全公司断电。实验任务是让被试判断在多大程度上是员工A(B)导致了公司断电。

结果发现当A和B在同一间办公室,两个人均知道对方认知状态时, 被试会更多的认为是员工B导致了事故发生(Ex1),但是当两个人不在同一间办公室,即员工AB均不知道对方的认知状态时, 实验一发现的差异消失(Ex2)。实验3发现这些结果可以拓展到其他新异情境中,即就算两个人在星期五均搬到了两个不同的新办公室中, 先前的经验也会影响被试的判断: 如果周一到周四两个人在一个办公室中,那么会出现与实验1类似的结果;而如果周一到周四两个人在不同的办公室中,则会出现与实验2类似的结果。

参考文献

Kirfel, L., & Lagnado, D. (2021). Causal judgments about atypical actions are influenced by agents’ epistemic states. Cognition, 212. doi: 10.1016/j.cognition.2021.104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