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an Zhan

如何知道一个人是否在做梦?

侃侃迩行 · 2017-04-11

人类每一个睡眠周期均分为非快速眼动睡眠(NREM)和快速眼动睡眠(REM)两大阶段。在非快速眼动睡眠阶段,人的整个代谢状况和身体节律都处于放缓状态。在快速眼动睡眠阶段。人的整个身体仍处于放松状态,眼球却处于极速转动状态中,故称作“快速眼动睡眠”。

在快速眼动睡眠阶段,被试各个脑区的脑电均会出现与清醒状态类似的、高频脑电活动,故又被称作“第三类存在状态”。传统观点中认为快速眼动睡眠阶段是梦境产生的主要阶段。但有研究发现,在非快速眼动睡眠被叫醒后,70%的被试也报告自己在做梦;相反的,在快速眼动睡眠阶段被叫醒后,也有被试也报告自己没有在做梦的。为了进一步探索与梦境有关的生理指标,本文研究者做了三个实验。


在实验一和二中,每名被试参加为期六个晚上的测试,但是连续测试的晚上不超过三个。为了保证被试有足够的睡眠,脑电记录(256导EEG)和叫醒被试的时间段为晚上10点到凌晨12点。实验过程中,研究者根据预先设定的程序,随机用一个时长为1.5秒的声音叫醒正在睡觉的被试。

醒过来的被试需要报告在被叫醒前,自己是在:

如果记得起梦境内容,被试还需报告梦境的性质(思维性的还是感觉性的?)和内容(面孔还是其他物体?)。

其中实验一被试32名,总共被叫醒233次。实验二被试7名,总共被叫醒815次。因为被试二中的7名被试是经过专门训练的。


实验一和实验二发现,被叫醒前处于做梦状态的被试(vs不记得自己处于做梦状态),顶-枕叶区域的低频脑电功率(1-4赫兹)要更低(图1-2),颞-顶叶区域的高频脑电功率(20-50赫兹)要更高(图3)。而且无论被试处于非快速眼动睡眠阶段,还是处于快速眼动睡眠阶段,这两种差别均存在。


研究者进一步分析了实验2中被试的梦境内容与其脑电模式的关系(注,分析的REM睡眠阶段脑电模式和梦境内容的关系)。结果发现,梦境内容越具有感知性(perceiving),额叶区域激活程度越高;梦境越具有抽象性(thinking),颞-枕-顶叶区域的激活越高(图4a)。另外,涉及面孔、空间、运动和言语的梦境,分别激活梭状回面孔区(FFA)(图4b),后顶叶皮层、颞上沟和威尼克区域(图4c)。


为了进一步探索脑电模式和做梦与否的因果关系,实验三(被试数量为7人)不是随机叫醒处于睡觉状态中的被试,而是根据被试脑部后侧区域的低频脑电和高频脑电的功率状况叫醒处于非快速眼动睡眠阶段的被试。结果发现该模型能够正确预测处于非快速眼动睡眠阶段的被试是否在做梦(图5),从而证明了该脑电模式与做梦的因果关系。


参考文献

图片附录

图1 图2 图3 图4 图5